• <output id="ryhht"><font id="ryhht"></font></output>
    <dl id="ryhht"></dl>

  • <dl id="ryhht"></dl>

  • 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两个女人的伟大前程

    七十 ?罗江 新旅程(一)

    两个女人的伟大前程 嘿普斯猫 3737 2019-03-12 20:37:49

      罗江想给罗海发短信,表示一下谢意,想了好久又放下了手机。在短信里说什么呢:罗总,您好,谢谢您。因为您的支持,我升了主任助理。

      罗江想到这儿,脸上就开始浮现出一点苦笑来:别人?#23478;?#32463;统管一方,手下几百号人,自己管七八个人,还要巴巴地跑去告诉他,是不是有点不自量力?

      但是罗江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要找个什么理由和罗海联系一下。想了想,她还是发了条短信:罗哥,恭喜你升官了。哪一天再回深城,我请您吃饭,为您庆祝。

      之前,哪怕在仙庐时两个人那么亲近,罗江?#24425;?#32599;总罗总的叫,罗海纠正了几次,发现没用就不再说什么了。

      罗江把短信发出去了,自嘲地告诉自?#28023;?#36824;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收到回信呢?

      她把手机扔到一边,开?#35828;?#35270;,拿了一瓶啤酒在那里追剧。看电视的时候,她把手机设在了振动档,她觉得现在也没有什么人找自己。一瓶啤酒下肚,这集电视剧也放得差不多了,罗江打算去洗手间之前瞄了眼手机,发现上面竟有5个未接电话,一条短信。电话都是罗海打来的,短信上写的是:我在你楼下,告诉我你在哪个房间?

      罗江这下有点晕了,她把电话回拔过去:罗哥,你在哪里?不好意思,我刚才把手机改成振动了。

      接电话的罗海也没?#24515;?#20040;多废话:你在哪个房间?我上来?

      “啊,我在911。”

      “什么,911?这么好记。我上来?#26031;!?p>  “你上来?”罗江身上穿着短裤和圆领衫,一点都不像平时上班那精致的样子;再看着自己凌乱的房间,嘴巴里还冒出一股股酒气:“还是我下去吧。房间太乱了,不适合见客。”

      罗江还没有说完,那边电话已经挂掉了。

      “怎?#31383;歟?#24590;?#31383;歟俊?#32599;江飞快地把床铺整理了一下,再把啤酒瓶放到厨房垃圾筒。她刚刚把头发用夹子固定好,外面就传出了敲门声。

      “来了,来了?#20445;?#32599;江赶紧打开门。

      守在门外的罗海看到的是一个衣衫不整满脸绯红的女孩。

      罗海也不说话,直接进门,将手上的包往脚边一放,关上门,就一把抱住罗江,吻了上去。罗江一开始还在挣扎:“你干什么?”

      但是接下来,她却开始不由自主地回应罗海。这一刻,她觉得自己似乎?#36864;?#19968;起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,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。世界只余下眼前这个男人,他的吻是真切而热烈的,他的怀抱强而有力。就像科幻片上描述人类穿过黑洞的情形:周围的一切都在旋转和不断消逝,世界如?#26031;?#28448;却又如此狭小,狭小得只有他们两个人。罗江觉得这个男人带着自己在世界的上?#31456;?#24930;地飞。

      两个人就这样忘情地站在罗江的门后,在过道上站了好几分钟,喝?#35828;?#37202;的罗江觉?#27599;?#35201;窒息了,她在拍打罗海的背,示意他放下自己。

      罗海轻轻松开自己的手,却依然舍不得,似乎怕怀中的女人不真实,过了一会儿他又张开双手,环抱着罗江,闭上眼睛,口中呢喃:“你让我想死了。”

      罗江挣开他的怀抱,觉得有点不好意思:两个人这样算什么?她试图镇定自?#28023;?#22114;,我的房间太乱了,不知道你要来。

      罗海似乎也从之前的角色里醒?#26031;?#26469;,也有点不好意思:我打你电话不接,本来下飞机就想联?#30340;?#30340;。

      原来,那晚他俩?#30001;?#19978;下来之后,张总和罗海要谈的就是要调他去重庆。十月正是传统的楼市旺季,万州地产在重庆的项目滨江面海,但是很奇怪价格总是?#21916;?#21435;。快到年底了,张总和董事会很着急,在手下的干将们排了一圈队之后,决定把罗海派到重庆去。一来罗海从楼盘的项目经理做起,对于楼盘开发和营销的每个环节都熟悉,又做了好几个项目的营销总监,以罗海之长去推动重庆项目的销售。而且?#21448;?#19994;发展的角度来看,去重庆相当于帮助罗海成长,做分管营销的总监和统筹一方的总经理毕竟还是不一样的。

      另一方面,张总又对罗海说:不怕你不高兴,我们?#24425;亲?#21512;考虑。你现在是单身,去哪里都没有家累。到了重庆,那里漂亮妹子多,没准你还可以在那里找个漂亮老婆回来。

      罗海嘴里答应着,脑子里却闪过了罗江认真讲解和开心吃饭的样子。又回头一想:罗江和自己有什么关系?再说现在自己又要离开深城,还不知道下一步往哪里走?两个人又能如何?他镇定下来,接着听张总说重庆公?#23613;?p>  就这样,罗海花了两天时间交接,第三天就带着一箱换洗衣服飞到了重庆。他刚去重庆,又要熟悉项目,又要熟悉团队;还要和当地政府及外部的广告公司见面,每天日程排得满满的,忙得连气都喘?#36824;?#26469;。晚上回到临时租住的地方,倒头?#36864;?#31532;二天眼一睁,又接着见人干活做决定。只是有一次,同事带他考察项目周边,也要爬山,他也习惯地拿着相机,边走边拍。陪他来的?#24425;?#20010;年轻女孩,尽管很活跃,但是却没有办法?#36864;?#32842;起来,他禁不住想起和罗江的那次出游,突然间明白一个道理:并不是每一个女人都能跟自己那么合拍,都能让自己觉得那么舒?#39318;?#22312;,都能让自己愿意说话和表达自己。

      明白了这一点,他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罗江一见钟情,自己?#31449;?#23545;女人的要求很高,那些漂亮的女人能让自己心动一时,能让自己荷尔蒙冲动,但自己?#31449;?#35201;一个智慧的能对话的女人;当然如果漂亮那更好。很?#20197;耍?#32599;江这两点都?#23567;?p>  在重庆这几个星期里,罗海也想打电话给罗江,但自己以什么身份打,在电话里又如何能说得清,想了想也只能作罢。

      这个周末,罗海回深城,一是为了给张总汇报工作,他想?#30001;?#22478;带几个自己的手下过去,重新组建重庆公司的项?#23458;?#38431;?#27426;?#26469;他最想见的还是罗江,他想当面直截?#35828;?#22320;问问罗江喜欢自己不。

      ?#24425;?#20004;个人有缘,罗海刚下飞机,一打开手机,就收到了罗江的短信。其实罗海?#21448;?#24198;飞回深城,正想着晚?#21916;?#30693;道找谁去。这个点,找张总肯定不合适,他和张总已经约好了明天上午谈事情,中午一起吃饭。再说张总有家有口,周末也要陪老婆孩子。以前的同?#26053;?#35201;说一起吃饭也可以,但毕竟周末谁都有?#25165;擰?#20381;罗海的性格,他其实很怕麻烦别人。

      他在心里犹豫着怎么找罗江,却又想不好如何开这个头。但他看到罗江那条祝贺短信时,他简直欣喜入狂。一上的士,他告诉司机的是罗江的公寓地址。谁知道在车上时,他打罗江电话,罗江怎么也不接,整得他心里七上八下。

      ?#36824;?#32599;海认准的事情却不回头,罗江给他回电话时,他正在和门口管理处的保安说话,试图从保安那里知道罗江的房号。

      经过这一狂喜一失望再狂喜的折腾,当罗江开门时,在看到罗江那醉眼朦胧的样子,罗海再也忍不住这一个多月来的思念,狠狠地抱住了眼前的女人。

      待两个人稍为平复下来,罗江为罗海泡了一杯茶,又问罗海吃饭没。罗海摇摇头,又问她:你吃饭没有?拿啤酒当饭?

      罗江有点不好意思,有时为了麻醉自?#28023;?#32599;江会在睡前喝一瓶啤酒帮助自己入睡。今天这么早喝酒,其实是因为想到罗海,觉得离自己太远,多少有点心烦,才拿点啤酒过来喝,好让自己进入晕晕的状态。谁料到,自己还在心里想着,那人却到了眼前。坐在罗江的小桌边,两个人都觉得有点恍如隔世。

      两个人决定出去吃饭,罗江跑到厕所里去换了一条简单的黑裙子,涂?#35828;?#21475;红,放下长头发,从刚才那个满脸绯红的诱人形象转眼变成了淑女。罗海坐在阳台的大躺椅上,看着眼前的女人忙碌不已,惊奇地发现自己?#21917;?#24456;?#24515;?#24515;看着她收拾自?#28023;?#24182;且很享受这个过程。

      罗海和前妻在一起时,前妻抱怨他最多的就是?#36864;?#27809;?#35874;?#35828;,而且没?#24515;?#24515;。但是现在罗海发现自己?#21917;?#26377;心情去观察罗江到底是夹着头发?#27599;矗?#36824;是放下头发更有味道。最后,他得出的结论是,她的头发无论怎么样都?#27599;矗?#25918;下像黑色的瀑布,盘起优雅,简单地夹起来就有风情万种的感觉。

      担心罗海?#20146;?#39295;了,罗江收拾得很快。两个人准备出门,罗江关上?#21860;?#20294;身边的罗海又忍不住紧紧地抱了自己一下,他用手搂着罗江的肩,惟恐身边的女人飞了。

      “你想吃什么呢?”罗江问罗海,她总觉得自己现在是主人,有义务?#20889;?#32599;海。

      “我想?#38405;恪!?#32599;海调侃她。

      “什么呀?我也没有吃饭,要不我们还是去吃小辣椒吧。”罗江上次和罗海吃小辣椒,看他也很开心。

      “好,你说了算。”

      从小辣椒出来,到罗江的公寓里有一条稍暗的路,罗海搂着罗江,时不时在她的头发上亲一口。到了罗江的公寓,两个人又缠绵了一会。罗江一看,已经快十一点了:“哎呀,十一点了,你是不是要回去了?明天你不是要和张总见面吗?”

      刚才在饭桌上,罗海给罗江讲了他回来的任务。罗江怕罗海误事;另一方面,她也想让罗海走。罗海不在深城,自己?#36864;?#33021;走到哪一步实在也不知道。

      罗海却舍不得离开,但是毕竟和罗江才走到这一步,又不能死乞白赖地呆在公寓不走。

      他想了想,就对罗江说:?#21543;?#27425;,去山上拍的照片我还晾在那里,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取一下?”

      罗海自然不好意思说让罗江?#36864;?#20294;是要说取照片,那就多了个理由。?#36824;?#32599;江却不上钩:?#32610;?#29255;,你下次给我吧。”

      “我一个多月都没?#35874;?#37027;个房子了,估计房子里肯定很脏。”罗海这样说,想搏同情。

      谁知道罗江来了一句:“我们隔壁的酒店不错,要不你去那儿住一晚?”

      罗海看罗江不接招,就是不说让他住在自己这里的话,颇有点失望。

      他不知道罗江上次和小林在一起,小林的背叛其实还是很伤她。和罗海在一起,很愉快,很舒服,但是罗江也想明白了,绝不可以在自己的公寓里和罗海在一起,她担心哪一天罗海走了自己触?#21543;?#24773;,恐怕又要多许多伤心事。

      她记得曾在作?#39029;?#33673;的小说上看到那个汉正街的女人,绝不会把男人带到自己的房子里去欢爱,怕的?#24425;?#21738;一天男人走了,满眼都是回忆,却不能搬离那房子,只会让自己更伤心。

      再说她总觉得现在就让罗海留在这里,会不会让罗海觉得自己太下贱了,主动去投怀送抱。

      罗海哪里知道罗江那么多心思,想着明天一天的会,自己确实需要休息。两个人约好?#35828;?#20108;天晚上再见面,都有点舍不得,却又不得不分开的意思。

    目录
    目录
    设置
    设置
    书架
    加入书架
    书页
    返回书页
    评论
    评论
    ?#25913;?/a>
  • <output id="ryhht"><font id="ryhht"></font></output>
    <dl id="ryhht"></dl>

  • <dl id="ryhht"></dl>

  •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